登录
中文
cover

6000册被紧急召回的书,让人看清初审的生死境界

本文内容已上传星际文件存储系统「IPFS」,永久保存,不可删除。

ipfs

转载来源: 6000册被紧急召回的书,让人看清初审的生死境界
作者:袁小茶
微信公众号:做書


 大部分新编辑想到“三审三校”就犯困,觉得又是各种死制度唱老调。嗯……于是这是一篇90后编辑“说人话版本”的好玩初审经验分享。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在做書的小院小聚,明显长了胡子变得更文艺沧桑帅气的做書君问,“哎?小茶,你工作几年啦?”


“嚯!90后都工作7年啦?”


第一批90后不仅已经开始脱发+查出过劳死了,而且……已经成为工作7年、经过N次大项目蹂躏哭到高潮的“老黄瓜”了。



以下是“老黄瓜”的初审的鸡贼吐槽分享。中国有句话叫夹着尾巴做人,山外有山……人外有超人,我这个二十郎当的岁数出来写鸡贼经验,肯定是被各位出版前辈们笑掉大牙+扔板砖。


所以,正文开始之前,就像是要“祭天祭地”一样,我也要拜一下各位资深的出版前辈“饶我一命”——这篇文章的定位是给刚从事出版工作3年以内的新编辑、或者对出版有向往的师弟师妹们看的——请路过的出版界前辈多多批评指教,赏口饭吃,有说的不周到的地方,我先鞠躬,给前辈们磕一个,咣咣咣!



01

从在北京月薪3200块、

“想跳楼的心理落差”说起


在7年前刚毕业时,我曾是TED国际公开课在国内最年轻的speaker之一,手里10个offer,所有人都觉得我脑袋进水了选择月薪3200块的穷死的出版业。


有句话叫“师出无名”,就是你跟人讲经验之前,如果不一本正经的吹个牛B报一下自己是阿猫阿狗曾经做过哪些江湖传说的牛事儿,谁愿意听你胡扯啊?


于是,我只能从自己说起。


2012年,我做了一个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的决定——接受拿到手(税后)3200块的月薪,来到一家在当时非常低调的出版社——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一家出版社的北京出版中心做编辑(小字注:我非常感恩我的第一个单位“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尴尬的是超过50%的人都错把我记成了我在“广师大”……)


然而我并非无处可去,我当时手里气人地攥了10个offer,毫无疑问,去出版社,是一个薪水最低、看上去最没前途、夕阳产业的last choice。


非常丢人地罗列一下7年前刚毕业找工作时的处境:


  • 我的成绩是211院校的专业前二+市级三好生(可以保研,可以公派出国留学,我实在是不想再学英语并且坚定自己的根在中国,没去);

  • 我是PC电脑时代写10万+阅读量的“小网红作者”(签了出版社,但是当作者实在太穷了,未果)

  • 当时还是TED国际公开课在国内最年轻的speaker之一。


7年前刚毕业的那个暑假,在和马未都老师录一期文化节目


选择任性也就算了,而且更糟糕的是,我入行后发现,我其实并不喜欢做编辑——大概全世界没有一个作者出身的人,一开始是心甘情愿地去想做编辑、给别人做嫁衣。


2012年底-2013年底,大概是我编辑生涯最灰暗的时期——最可笑的是,等到毕业已经一年多了,TED再一次发来邀请,问我能不能再去讲一次,题目是《如何不虚度大学四年》。那时是深秋,我记得我发了高烧,咬着牙从台上下来,晕晕乎乎地记得台下依然是掌声、迷茫的学弟学妹。回到宾馆松口气,发烧开始到全身疼的地步——可能更难受的是五味杂陈的内心,我讲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过去。那么现在呢?台下问,小茶姐,那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有至少3年的时间,不敢参加同学聚会——人最难受的就是昔日不如你的人混的都比你好。我怎么说我自己呢?既不是可以吹牛X的大单位、也不是可以吹牛X的薪水、更没有可以吹牛X的大项目。那么,不图钱,不图名,图个人生价值或穷开心也行啊?


然而更更糟糕的是,我也找不到编辑的价值感。入行的第一年做不了责任编辑,基本都是出版社的“助理编辑”——也就是给责任编辑打杂的。


而以我的“鸡贼”特质,很快就用上学时那套学霸偷懒的方法,学会了做独家工作模板——也就是我3个小时可以轻松干完别的助理编辑8小时的事,保质保量还成了优秀员工。如果下次有机会,可以谈谈《新编辑,如何3小时干完8小时的工作?——独家工作模板偷懒神器分享》


总之,那你一天有5个小时的“没事儿干”的时间。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我开始琢磨“初审”这件事的“套路”。


工作几年后,从一个月薪3200块、不知名小编辑,成为做的书入选出版总局“大众最喜欢的50本书”之一、上过《人民日报》、评过出版集团“十佳编辑”、1个月能写6篇10万+新媒体文章、做过单册10万+畅销书……可以啃下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这种学术大稿子初审的……小编辑。



02

初审的“两重生死境界”(一)

政治觉悟——这4个字到底有多贵?



在一本正经的拜完前辈“山头”+吹过血泪史以后,可以说说,自己做初审的惨痛教训了。


在我刚入行时,正是一身叛逆的年龄,一听到“政治觉悟”4个字就恨不得打哈欠直接“跳到下一段”误以为自己都懂,觉得“不就是涉及中国敏感地区和领土完整、涉及宗教民族制度、涉及国家重要领导人……等等重大选题要备案嘛。有啥可说的?”


知道许多小伙伴有叛逆心理,但我作为一个无党派的普通小群众很诚恳地讲,为什么讲“政治觉悟”是初审的“生命线”?因为在中国,出版是不承认“文责自负”的——换句话说,你不能说“这是作者写的稿子,我在扉页写一句“此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出版态度”就可以因此免责了。



例如一本1900年英国作者关于中国记录的书,你能不能在扉页写一句“此为1900年英国作者对中国的态度和观点,本书只是作为史实资料按原文翻译整理,书中诸多观点可做探讨百家争鸣批评探讨,不代表中文版认同”,就能免责了呢?


答案当然是不!行!啊!



政治觉悟有多“贵”?换句最俗的话说——


第一,别给自己找麻烦(因此“进去”的人,大有人在……);


第二,不要给别人找麻烦(单位、合作伙伴、领导……)哪怕你是在民营出版公司做编辑,也不要认为万一有“雷”,那也首先是合作的国营出版社去顶——有句话是千古真理:人在江湖混,不靠谱总是要还的。


但是,没有一本被抓出来有政治导向错误的书,是明目张胆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的。


我最惨痛的一次经历是,一本中英双语的书,由于作者履历写了到“……新加坡、雅加达等国家展出”,导致6000册紧急召回。被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啊,你不知道雅加达是一个城市吗?你这么写了什么意思?危害印度尼西亚主权和领土完整吗?


当然,不举“栗子”是很干巴巴无趣的,出版培训中的例子又都太吓人了——动不动都是停业整顿或关张大吉。


如果说,第一家单位让我认识了什么是“出版”,那么第二家单位——中国画报出版社,让我真正知道了什么是“专业”,以及出的书都恨不得是镶着金边儿的文化贵族气。


文物↑:选自《晚清民国时期中国名胜古迹图集》河南卷


以下就以我目前做初审的某书“引言”20页例子的2页初审记录,看一看日常的初审的“政治觉悟”:


仅仅20页的引言部分,9处初审记录中,就有5处与“政治觉悟”有关。


同上。原谅工作中的真实字迹太特么丑了……其实我可以写很好看的瘦金体,嗯,咳咳咳文末证明下自己的“清白”


好了,我们来看一下这20页真实稿子的5处“扫雷”:


第一处“雷”最容易扫到,地图跟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最密切。那么,你知道初审如何处理地图吗?先扪心自问几个问题你是不是懵圈:


1 是不是只要书里出现中国地图,都需要送审?

2 如果是外国人在很久之前手绘的中国地图,属于历史范畴,是否标注出处后就可以免责了?

3 如果发现疆域问题跟现在不一致怎么办?



好吧,如果你对上述三个问题有点含糊,来补课一下,下面是中国出版规定中关于地图的部分:


  • 我国出版的地图,必须维护国家的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必须体现我国的外交政策和立场,必须保障国家安全。地图出版物不仅容易出错,而且一旦出现错误,往往是政治性错误,甚至是重大政治性错误。

  • 《公开地图内容表示若干规定》

  • 引进或进口境外出版物中涉及地图的,必须由引进或进口单位送审,并按照我国立场和观点对地图内容进行修改后方可出版。

(1)有“一中一台”“一国两府”问题的中国地图,必须按规定进行修改,并经省级以上测绘行政主管部门地图审核后才能出版。

(2)有大片领土出入的地图,须加脚注:“此图系翻译××图。其中有关中国与邻国国界线的画法,不代表中国政府的立场。”

(3)有局部界线画法问题的地图,须加脚注:“此图系翻印××图”或“此图系原文插图”。


你也可以长按保存图片,PPT上是浓缩版,可以留在手机里当工具手册


第二处“雷”也相对容易,是作者的政治立场问题。初审如何处理政治立场?先看看稿子这三处地方,你觉得有毛病吗?


1 “世界各民族对外扩张……”

2 “中国表现出顺从理解的态度……”

3 “黄种人文明……”



如果你觉得上述说法“没毛病啊”……那你该好好读一下出版规范补补课了。有一条叫“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走过路过了解一下。


  • 首先,“世界各民族对外扩张”肯定是不能用啊!这是欧洲立场,当时的中国、还有亚非拉的很多国家可没有对外扩张。对我国立场而言,要改成“列强……对外扩张”。

  • 其次,“中国表现出顺从理解的态度”……顺从理解,肯定也是不能这么说啊!这属于欧洲作者在1911年特殊历史时期的轻慢口吻,按照我们的立场,换成“表现出合作开放的态度”更合适。

  • 最后,“黄种人文明……”建议不要去碰种族问题,很麻烦,最好改成“东方文明”更稳妥。


咋记呢?如果你不想记冗长的出版制度规定,那有一条非常煽情但是真实的经验总结——你可以是无党派人士,你有自由选择老舍茶馆“莫谈国事”的生活态度,但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出版物的责编,你有义务爱国、当别人说她不好的时候,你有义务维护她的荣誉。



第三处“雷”和第二处相似,都属于史观问题。比如“艺术理念从西方向东方传播的路径……”你要动脑子想一想,结合上下文和你的史学常识啊。如果是欧洲作者在特定历史时期,带着傲慢心态对中国文化一知半解所造成的谬误观点,在初审中要指出来(比如模糊处理,改成“艺术理念在东西方之间传播的路径”)



第四处“雷”属于宗教问题——这个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靠你的知识积累:初审中,你对宗教专业名词懂行吗?会不会因为不专业而犯忌讳?


比如随便扔几个问题:


1 “洞窟庙”的说法专业吗?

2 学术著作中应该用“和尚庙”还是“佛寺”?

3 “朝圣庙”还是“圣寺”?

4 “藏传佛教”和“喇嘛教”一样吗?哪个是口语,哪个是书面语?



  • 首先,如果作者写的是“洞窟庙”,这个就很外行,因为学界更通用的说法是“石窟寺”,可以去查文献。宿白先生写了本书叫《中国石窟寺研究》,走过路过了解一下;

  • “和尚庙”是民间口语,在中国,“庙”和“寺”是有区别的,一般来说,鬼神住的叫“庙”(比如娘娘庙、城隍庙,你很少有人说城隍寺的);佛住的叫“寺”。老百姓俗称的“和尚庙”,在学术著作中应该用“佛寺”;“喇嘛庙”的说法也对,“喇嘛教”是“藏传佛教”的俗称,藏传佛教寺院的表述更符合书面语。



  • 再比如,“朝圣庙”,这个就一通百通了,学界用“圣寺”比较多。



最后第五个“雷”……大家自己看,属于一个无奈的问题。




03

初审的“两重生死境界”(二)

学术性强的稿子,如何初审?


讲到第三大点,说到“学术性强的稿子,如何初审”。


首先可以给自己喂一颗安心丸——没人能成为所有领域的专家,“一招鲜”即可。


比如遇到古籍善本金石古迹类的传统文化稿子,问问自己:


1 你会查《金文编》吗?

2 你的古文水平?

3 你能熟练认碑帖拓片上的字吗?

(涉及造字问题)

4 是否深谙传统文化的专业术语?

5 你对版本学了解吗?

……


以上为最最基础的。



依然是不举栗子不生动,拿做过的《晚清民国时期中国名胜古迹图集》再版初审来说,这是一本列入国家出版基金的大部头,原文是1941年半文半白的日语,涉及大量的金石、地方志古籍、建筑和佛教史迹考证,属于学术性的“难啃稿子”,我们一起“八卦”一下:


初审八卦(一):你是否熟悉古代专有名词?


比如下面一段古文,“比不”改成什么?



这个……这个答案难度还是初级的——应该是“比部”,这是一个古代官名。那如果作者在1941年的原文就写的是“比不”呢?如果你是为了保存原有文献风貌,可以保留不动,然后加一个“(编者注:疑为“部”。“”比部”为官名,系作者常盘大定笔误)




初审八卦(二):你能熟练认碑帖拓片上的异体字吗?会用四角查字法查《金文编》吗?


比如下面一段,这是常盘大定在广州六榕寺看到的一块旧碑《广州六榕寺佛塔图》,从碑上抄了一段碑文记录。“硃”前面那个字明显字体不一样,是造字,那它应该念啥?


↑为常盘大定从碑上誊抄下来的原文;


↓为放大,红圈的字念啥?


如果你的答案是……啥?碑文拓片?我连繁体字还认不全……四角查字法是啥?……那你作为初审可以去面壁5分钟,好好看看这一段了。



正确答案是,“硃”前面那个字应该念“丹”。


为啥?因为《金文编》和《说文段注》上那个圆滚滚的字念“丹”。


《说文段注》,这个需要你能先猜出来这个字可能念“丹”,然后去确认


↑那如果,你压根没猜出来这个字可能念“丹”呢?请用“四角查字法”去查《金文编》


最后,怎么改呢?因为“丹”这个异体字,日本作者当年也没认出来,但是你根据《说文段注》和上下文的“红色……”推测为“丹”。于是比较稳妥的方式是保留文献原貌,然后加(编者注:疑似“丹”)。



初审八卦(三):作者本身写错了的地方,你是否敢改?


比如下面一段,记录的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杭州的理公塔。面对这份将近100年前的记录,“六角六层”对吗?


关野贞在近100年前关于杭州理公塔的古建记录


答案是……尽管作者关野贞是著名的建筑学家,但他还是层数数错了——理公塔对应百年前的照片,应该是七层。为啥?因为中国佛塔规制只能是单数(用最俗的话解释,我们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七级浮屠就是七层佛塔的意思;还有你听过相声里的“玲珑宝塔十三层”),不可能出现双数六层。


怎么改?还是保留原文啊,并且在后面加一个(编者注:据此塔现存遗迹及作者所摄照片资料,此塔应为七层,为七层浮屠塔。盖作者关野贞笔误。)


初审修改痕迹。为啥大大大大名鼎鼎的专家也不能全信?因为关野贞是建筑学家,并不深谙佛教,所以会数错。如果是另一位作者——宗教学家常盘考察就不会数错


初审八卦(四):考验古文功底的时候来了……


考验古文功底的时候来了……“戴第三重”是啥意思?用“戴”还是用“载”?(或者,首先你先确认,“重”是读cong还是zong?)



这个答案很具有迷惑性——因为后面是“如赑屃状”。赑屃,就是小岳岳相声里的“王八驮石碑”嘛。粗看,应该用“载”更合适,但作者为什么用“戴”?



但结合上下文,发现确实是“戴”——因为这句话是指“四人首(头上)”顶着第三重(cong),像戴帽子一样,所以还是“戴”字。四人在下面,像是驮物的赑屃而已。



初审八卦(五):初审最幸福的高级状态,莫过于“人书合一”


当然,其实类似这样的初审八卦还有NNNNNNNNN多,篇幅原因不举例了。最后放个大招,比如在做这套书的“河南卷”初审时,发现作者一个错误,他在1920年代记录的太宗陵照片(下图),和实际对不上。比如下图的石獬豸,常盘说是“摄于太宗陵”,但和我们真正去太宗陵看的石獬豸不一样。


↑这是作者在1920年代记录的“宋太宗陵”的石獬豸,这个石头家伙是张着嘴的。

↓这是我们走到河南巩县的荒地里,找到真正的“宋太宗陵”,獬豸是闭着嘴仰天的。明显跟原书有出入。


真是没人烟的荒郊野外……本地出租车师傅都找不着路。好不容易冒出一个看陵的人影,吓了一跳,问你们来看着村儿里宋代“七(河南话发音qí)帝八( bǎ)陵( lìng)”干嘛?


↑会不会是我们看的太少找错了呢?这是作者在1920年代记录的“宋太宗陵”的石象,请注意这个石头家伙的长相


↓这是我们在真正的“宋太宗陵”看到的石象,明显不是一妈生的啊

 

还有一种可能,是不是常盘大定把“太宗陵”和“太祖陵”弄混了呢?我们去了宋太祖陵,嗯……在河南的菜地里,石像生也是对不上。

 

↑宋太祖陵在菜地里……怕踩着人家庄稼被骂,做贼一样……
 

那初审原文怎么改呢?于是我在“河南卷”太宗陵的最后,加了这样一条编者注:“据实地考证,图32-图34皆非太宗宋陵之物,亦非宋太祖陵之物。盖巩县(今河南巩义)‘七帝八陵’散落各处而极其相似,作者混淆也,此篇考证之‘太宗陵’非实际‘太宗陵’,而是巩县‘七帝八陵’中的某一陵。”

 


说了这么多关于如何做“学术性强的稿件的初审”,这一期也该暂时落笔结尾了。

 

关于初审吧,最一开始,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专业知识,

后来发现我错了。

如果你真的深爱,

光靠书本是不够的,

还有你的过眼的东西、走过的路,

去“校正”你的稿子。

初审最幸福的状态,莫过于人书合一。

 

愿每个编辑都能做自己最热爱的书,

愿你的初审也能“人书合一”。


还有一个重要事儿忘了。很多师弟师妹的亘古之问,“如果我不是学中文的,能做编辑初审吗?特别是专业性强的书?”嗯……我是不会告诉你,我的本科是学英文的、硕士是学艺术学理论的,都跟中文没啥关系。另,蟹蟹大家忍受了一整篇文章的初审记录工作丑字,上一张下班时的正常写字水平,以表清白。

 

再次蟹蟹各路出版前辈们包容,让我这个瓶子底儿水平的“新人”斗胆给更年轻的出版新人们胡说八道。

 

惶恐跪安了。



▽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第六届做書招聘会


本文发布于瞬matataki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WebArchive」上传发布,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瞬Matataki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分享
推荐
不推荐
0/500
1积分/条

评论 0

notContent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