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為什麼需要鑄幣權的民主化

A

案:本文 已投稿至 matters

上個月應潔平老師的邀請 參加了一期 Matters Class 的內部分享,主要講了很多和貨幣、通証經濟以及社交貨幣相關的內容。昨天讀了重建老師的《漂流教室 :一種貨幣一個世界》,我想結合之前的分享,從我的角度再進行一些補充。

[toc]

參考資料

貨幣性的光譜

先說一下抽象意義的貨幣,我援引了 Cosmos 的 Sunny Aggarwal 在上次大阪舉行的 DeFi.WTF 中的 Slide —— Moneyness, Why ETH isn’t Money(Hint: Nothing is.) 這篇。正如標題所提示的那樣,這篇演講的核心觀點是,Ether 不是貨幣,並且更進一步,沒有東西是。取而代之的是,貨幣性(Moneyness)是一個形容詞,是一個光譜,而非名詞,不是一個非 0 即 1 的結果(BTW,我認為性別也是)。

任何事物都具有一定的貨幣性。而如何衡量一個事物的貨幣性,就要把它放在那三個 Criteria 中去觀察,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價值存儲(store of value),流通媒介(exchange of value)與度量單位(unit of value)。完美滿足上述三個條件的貨幣,不應該是唯一的,統一的全球貨幣麼?正如歷史上秦始皇和屋大維們的作法一樣。但是我們很快會發現,即便能夠解決流通媒介與度量單位,卻無法完美的解決價值存儲的問題,因為價值恆定,不變的事物,事實上原本就並不存在。我們的世界無時無刻不在不斷的動態和變化和博弈中,此消彼長,不捨晝夜。不妨來兩個思想實驗:比特幣是貨幣嗎?以及對偶的問題,美元是證券嗎?

根據 Haseeb Qureshi 在 WTF is Stability? 中所給的圖,我們通常看到的貨幣屬性的呈現,來自於下面兩組功能: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article/2019/12/26/3eaebeebedd0b9ca422e4ffc0121aeff.png

其中第一部分是錨定其他貨幣(例如港幣錨定美金),第二部分錨定一籃子商品,也就是物價指數。一種貨幣的購買力越強,越為穩定,它的貨幣屬性也就越強。

但我想货币是怎么和 proof of X 这个 X 脱钩呢?是靠信用吗?就像美元和黄金脱钩一样?如果是靠信用的话那其实就是证明提供这个信用的社会制度是大家都在追捧的。可以这样理解?我觉得这样和你说的货币代表世界观就完全一致了。
—— 漂流教室 :一種貨幣一個世界

關於「脫鉤實驗」,我認為是貨幣走向成熟的一個標誌,参见 —— 庞氏结构与拓展秩序

Token 的價值組成

我們日常所說的貨幣,或者說法幣(Fiat),事實上就是一種柏拉圖的倒影。而當完美貨幣不存在時,貨幣就會產生出其他維度的性質。而重建老師的文章中,就指出了貨幣的背後的文化屬性,既法幣背後所代表的國家價值觀。今年 Devcon 上 Day4 上 Mark Beylin,也做過類似主題的演講,參見 Weaving Cultural Fabrics With Tokens

相比之下,我的觀點現在則更加激進,我認為不僅僅是社區,每個個體也應該發行自己的 Social Capital Token,從而實現激進市場中所說的 Data Market

Abundance Without Money: I minted my own CAMI COINS over the weekend. We live in a time when anyone can have their own coins, and trade them over the internet, for other digital coins, money, or in exchange for other things one may value.
—— The Defiant, Camila Russo

區塊勢創辦人許明恩鮮為人知的過去~ 住家裡被礦機硬上、過年給爸媽的紅包直接包「明恩幣」是怎麼回事?!
——【寶博朋友說】EP12

而目前越來越多的 KOL,也開始基於以太坊發行自己的貨幣。這種私人發行的貨幣,或者按照 Eugene Wei 的說法,叫做 "Status Token",或者按照 Joel 的說法,叫做 “Social Capital Token”,或者按照 Roll 或者 Camila 的說法 叫做 "Social Money",我覺得其實都是一個東西 ...

不妨讓我們來分析 Token 的價值組成,按照虛實進行劃分,我們得到:

  • 虛:品牌溢價(a.k.a. IP 溢價)、流動性溢價、風險偏好、etcs
  • 實:商品、貨幣、證券

品牌溢價很容易理解,如果今天有兩杯完全一樣的咖啡,一杯貼星巴克,一杯貼瑞幸,乃會覺得哪杯更容易賣出高價?(或許用白酒來舉例更明顯= =)在 上次的火花沙龍 中,達叔也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 —— 假如,今天 NASA 發了自己的 NASA Coin,不承諾 NASA Coin 具有任何 Utility,然後今天 NASA 發射成功了一枚火箭,NASA Coin 會被炒一波麼?答案留給讀者思考。

至於流動性溢價(Liquidity Premium)則更為復雜,這裏暫不展開。

貨幣屬性

Fiat money is an instrument of state power.
1. power to marshall goods and services from citizens
in exchange for "mere scrip"
2. power to defend against foreign attack
—— Like Uber, But For Slavery — The Power of Fiat Money

在借助「勞動結晶」這個概念重新澄清了商品、證券以及貨幣的意義之後,我們可以認為,這三者其實本質上都是勞動結晶,只不過是和不同時間維度作用出的不同結果。這是用「時間」這個維度來進行觀察。
—— 腦洞:從 BNB 重解商品、證券、貨幣三位一體「超級載體」的未來意義

Token 作為貨幣的超集,她的商品、貨幣以及證券屬性,事實上很難被切割開。對於以個體或者社群發行的 Token 來說,他們在運行的很長時期,貨幣的屬性一定無法和目前已經存在的貨幣競爭,因此可以先使用流動性協議(Liquidity Protocol)來錨定其他貨幣(例如 Uniswap),所錨定的貨幣,可以是任意法幣,數字資產(Digital Assets),或者多抵押物。例如 MakerDAO 最近發布的多抵押 DAI,以及在 Tarun 的這篇報告中,也提到了這種多抵押 Uniswap(Constant mean markets)。

商品屬性

在貨幣屬性無法同現存的其他貨幣競爭,那麼我們就需要先強化 Token 的其他兩個方向的屬性,既商品和證券。

對於商品層面,就是需要提供只用這種貨幣才可以兌換的商品,或提供相應的服務。例如持有 likecoin 可以給創作者打賞,持有 bnb 可以在支付幣安的交易手續費時提供打折,持有或銷毀某種軟件的 Token,可以使用這個軟件的一些付費 API,持有或 stake 島島幣,可以提前看到我寫了一半的文章,或者可以加入我的 telegram 社群參與討論,可以查到我的位置和日程 etcs。

證券屬性

而除了商品屬性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可投資的屬性,例如已經有很多 likecoin 的用戶賺取了比在 steemit 上多得多的利潤,而對於島島幣,一種方法是,使用 Profit Pool,然後定期分紅,或者使用 P3D 的 Proof-of-Weak-Hand 算法(a.k.a. ERC-1726: Dividend-Paying Token Standard),實時的進行分紅。

另外也可以設計成 BNB 的模式,需要支付並銷毀一定的代幣,才可以完成一些功能。(由於有流動金池,所以對於島島幣來說,可以支付的時候直接打進一個黑洞地址,每次銷毀都會直接對應幣價的增長,而不需要每個 Q 再統一銷毀。)

Lost coins only make everyone else's coins worth slightly more. Think of it as a donation to everyone.
—— Dead bitcoins are good bitcoins

鑄幣權民主化

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為什麼需要鑄幣權的民主化?根據哈耶克的觀點,一個原因是我們可以在鑄幣權民主化的過程中,發現更好的貨幣。而另一個原因是,通過鑄幣權的民主化,可以更好的促進協作,發現協作的可擴展性。

一個內容創作者的例子

想象一下一個內容創作者的例子,假設你是一個 Tenz 的文章中所提到的那種播客作者。除了廣告和被整合兩條道路之外,還有一種 Sustainability 策略,能夠更好的保持獨立性,就是訂閱。

《一天世界》是《IT 公論》(2013.11–2016.4)的續集,一個在讀者和聽眾的支持與資助下成立的媒體計劃。《一天世界》用整體性的視角觀察當代社會、技術文化以及商業風景,對抗消費主義導向的論述,強調對技術與藝術的敏銳感受力、以及精神與肉體上的強健。和《IT 公論》不同,《一天世界》在未來不會承接廣告(更加不接受軟文或「植入」)。我鼓勵您成為會員,讓《一天世界》真正做到無所畏懼,並幫助我在後稀缺時代嘗試寫出別處沒有的文字。
—— 成為《一天世界》會員

當然,我認為訂閱制當然不是最好的方案,參見 訂閱制 is bad!

這裏我們不妨最近看到的一個例子,Camila Russo 是一個 DeFi 垂直的周報 Defiant 的主催,在大阪的 DeFi.WTF 活動上,參加了 3 個 Panel,有過一面之緣。起初這個周報采用的是免費模式,在積累到了 1200 名用戶之後,這份周報開始啟用 付費訂閱 制,開始向付費用戶提供差異化的服務。在最新一期的 Defiant 周報中,Camila 提到自己在 Ethereum 上發型了一個叫做 CAMI 的 ERC20 Token,盡管目前這個 Token 的發型規則和用處還不清晰,目前持倉數也只有個位數個地址,Distribution 的程度也不及 島島幣(霧),但是可以看見,主流 Crypto Native 生態已經漸漸註意到了這種嶄新的模式。

你可以使用 Token 用戶持倉來作為訂閱的門檻,也可以用持倉數量來給用戶提供差異性的服務,還可以使用 Token 來幫助維繫和管理自己的社群,甚至與自己的粉絲和社群協作(例如,字句校對,剪輯,i18n,etcs),更有效率的經營,從而產生更大的價值和更優質的內容。

訂閱制和這種基於通證經濟建立的社群之間,是靜(Static)與動(Dynamic)的差別。這個特性在市場上有多個競品同時存在的時候,會更加重要。

一個開源軟件的例子

When we are talking about public goods, however, this kind of decomposition is not possible. When I write this blog article, it can be read by both Alice and Bob (and everyone else). I could put it behind a paywall, but if it's popular enough it will inevitably get mirrored on third-party sites, and paywalls are in any case annoying and not very effective. Furthermore, making an article available to ten people is not ten times cheaper than making the article available to a hundred people; rather, the cost is exactly the same. So I either produce the article for everyone, or I do not produce it for anyone at all.
—— Quadratic Payments: A Primer

開源軟件的商業模式和內容創作非常接近,因為大家都是在創造某種公共資源(Public Good)。現在我們來把社區想像成是某個開源軟件的社區,假設他從立項的第一天,它就發行了自己的貨幣。每個人都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進行貢獻,或者直接在合約中購買這種社區 Token,或者通過自己的人力(寫代碼,消 issue,完善文檔,etcs)mining 社區代幣。人們使用 Token 進行投票,參與治理和決策,通過貢獻挖掘出的代幣,將會比市場上購買的貨幣具有更多的投票權重。持有更多的 Token,通常也意味著更高的權限與責任。

隨著 Roadmap 的推進,社區的流動性池將會不斷增加,所挖掘出的社區代幣也會更多,從而使得市場更加成熟,流動性更好。最後,當軟件上市之後,每一筆 iTunes 或者 Play Store 的付費,都會對應回購市場上的代幣,從而給所有早期參與者和投資者進行分紅。

這種軟件代幣的好處是,市場從軟件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就被建立並開始運轉的,當市場上有多個相關的競品存在時,所有的人力和資金,都會更有效率的在不同的項目之間動態的轉移和流動,參與者也會更容易從市場上獲得更有效的反饋,從而做出相應的調整。

一個社交網絡的例子

換一個更加 General 的場景,假設我不是一個內容產生著,也不是一個開源軟件開發者,我也有發行自己的貨幣的需要嗎?想象一種社交網絡的形態,其中每個用戶都顯示的發行了自己的社交貨幣(Social Money),顯示的量化了每個人的 Social Capital,而用戶之間的好友關系的程度,也不再是只有 0/1 (Follow or Not)兩種狀態。而是根據互相之間 Staking 自己 Token 的多少,顯示的描述出對方對你的重要程度,以及你願意接收多少來自對方的信息,而作為 Boardcast,你可以設置自己親密程度和 Staking 之間的關系,廣播的信息將會傳遞到那些真正關註你的朋友那裏。

同時你的每一個行為將會如何的影響社交關系,親疏關系的變化將會更加清晰的轉變為各種持倉的變化,你可以利用這個信息調整自己的各種問題,從而進行調整自己的行為,防患於未然。而這種 Signal 是之前都不容易被察覺和捕捉的。

這種基於 Social Money 的社交網絡,將會比目前的社交網絡更加有效的建立起 meaningful relationship,從而擴展 Dunbar's number 的範圍。

總結

Blockchains collapse the cost of instrumentation, issuance and exchange at zero marginal cost!
—— WTF is Capital: How to Fix Capitalism

最後,無論是上面的哪一種例子,我們都可以看到一種嶄新的融合公司和市場之間優勢的方式,這種代幣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它有可能創造出在沒有層級關系的情形下,實現更有效率更大規模的合作。而人類歷次文明的躍遷,就是來自這種協作的擴展。

This article was posted on Instant Matataki, 本文使用 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协议 Please follow the agreement to reproduce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wa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user "小岛美奈子", and the content is the author's independent opinion. It does not represent Instant Matataki's position,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please treat it with caution.

喜欢就打赏Fan票吧~

0/500
评论0 打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