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谁是田甲?

A

<mpvoice frameborder="0" class="rich_pages res_iframe js_editor_audio audio_iframe place_audio_area" src="/cgi-bin/readtemplate?t=tmpl/audio_tmpl&name=%E7%BB%88%E4%BA%8E%E5%8F%AF%E4%BB%A5%E5%86%99%E7%94%B0%E7%94%B2%E4%BA%86&play_length=03:08" isaac2="1" low_size="365.31" source_size="365.3" high_size="1470.25" name="终于可以写田甲了" play_length="188000" voice_encode_fileid="MzA4NjUxNTI5M18yNjQ5OTc4Nzkx"></mpvoice>

这一个月以来我写过太多的人物了,攒局的冯波BitMEX 的大 Boss 亚瑟·海耶斯Poloniex 的拉盘侠特里斯坦 · 阿戈斯塔互联网之父伯纳斯 · 李,发明了 CDN 的汤姆 · 莱顿,热血 POLA 的刘司令去美国敲钟的 ASIC 之父南瓜张忘带公章的比特大陆大股东詹克团能把营销玩到极致的 BMAN淡定的鱼池创始人神鱼……


或许正是因为和这些人有距离,才有意无意把他们送上神坛。今天终于写一位我的朋友,即使他身边的人,也能在他身上看到光芒,他就是田甲。


挖矿的少年


一周前,东叔给人人比特办生日趴。田甲和我从乌镇赶去杭州。在晚宴上,东叔提议:BTC 小韭菜按入坑时间上台拍照,第一组是 2011 年入坑的,只有两颗韭菜:一位是中国首家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的创始人杨林科,另外一位就是田甲。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0/01/02/17b978aa58fa69bca98ef4bd8a2cc154.png

田甲
Crypto Nomad


2011 年的时候没有中文白皮书,没有交易所,没有钱包,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在布道BTC……毕业于清华,学分布式系统的田甲,成为最早接触 BTC 的几个中国人之一。换句话来说,对于区块链,田甲是科班出身


不少骗子喜欢炫耀 2011 年自己买过多少 BTC,其实只要看一下骗子的背景,就能轻松戳穿他的谎言。那时候哪有交易所……田甲的 BTC 一样不是买的,他在 2011 年 7 月花了 1 万块钱买了 4 张 AMD 的 5870 显卡,在自己的屋子里装了他的第一台矿机,最早的时候一天能挖三个 BTC,算下来能值 30 美元。不过算力的增长远超田甲的想象,三个月时间挖了 100 个 BTC 后,接着挖矿已经赚不回电费了。2011 年的时候,挖矿都能赔本——只好关机了。


两年后我有幸和田甲共事。每当他给我讲比特币,给我讲挖矿的故事,我们的老板就会斥责他:“比特币都是骗人的!”我和田甲的老板是计算机博士,中国最顶尖的计算机科学家,老板专门把我叫到一边:“小许,你可别听田甲的,比特币都是骗人的。”


田甲是计算机硕士,老板是计算机博士,我当然听博士的。直到现在,我都坚信博士老板的教诲——比特币都是骗人的



人人都爱田甲


那时候,我和田甲工作在五道口。夏天的晚上,田甲就拉着我和几个小姐姐一起去散步。我们去二校门,我们去万人食堂,我们去紫荆公寓,听田甲讲清华的趣事。每一个人都爱听田甲说话,不止有小姐姐,还有小哥哥。我这种伶牙俐齿的人,在田甲面前,都找不到听众。


很长时间,我都很纳闷:为什么田甲这种技术男,会这么受欢迎?后来想明白了:其实并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只是大家都喜欢田甲。这些年,币圈都传闻田甲前女友们都成了他的 LP,有一次田甲和我们几个老同事吃小龙虾,照片被传到朋友圈,都被说成是田甲的前男友局。


这些年,我结识了很多车库咖啡出来的币圈大佬,我都不忘在自我介绍里加一句——“我是田甲的朋友。”几乎所有人都会因为田甲,多了一份对我的信任。无论是我加笑来老师微信,和飞熊一起去挖矿,或者和彭松一起做狗狗社区,还是向东叔敬酒……“我是田甲的朋友。”成为我混迹大咖圈的护身符。



听天才们说话


田甲最喜欢的一本书是《A New Kind of Science》(一种新科学),这本书的作者数学搜索引擎 WolframAlpha 的创始人 Stephen Wolfram。以前和田甲共事的时候,他经常和一群计算机博士们聊这本书。我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一句话都听不懂……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0/01/02/6b46e54bb465cdea190b7aef57866047.png

WolframAlpha 的创始人的著作

《A New Kind of Science》


去年受王峰之托,我想和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套近乎,就拉了一个几乎全都是计算机科学家的微信群。田甲很帮忙,主动和 V 神聊起分片等技术问题,很快 V 神就和大家愉快地群聊起来。后来这个群成为 V 神在中国社区的 AMA 首秀,举办了那场著名的《王峰十问》。我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一句话都听不懂……


田甲喜欢看《黑客帝国》,他有的时候周末就在家刷这部电影。2014 年 7 月 30 日凌晨,他看完电影,在 GitHub 上写了一篇文章并发给我看,问我写得好不好?我连连点头,他巴拉巴拉给我讲讲解文章的意思,我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一句话都听不懂……

2014 年的时候,田甲面试了一位北邮在读研究生,这位叫张若璠的天才成为团队的一名实习生。记得田甲给我说:张若璠不仅会写代码,还会弹钢琴,好厉害。


一年后张若璠成为我的合伙人,我们一起创建了一家公司,叫“脑洞大开”。我和张若璠经营这家公司,都快五年了,创业的感觉真棒!说没有田甲,可能不会促成我创业,也不会促成“脑洞大开”的诞生。


过去多年,
博士老板的叮嘱忘不掉:
“比特币都是骗人的!”


但是我很庆幸认识了田甲,
认识田甲真好。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0/01/02/b2aca647a07c723cbc7f42c75fb0e10b.png

微信公众号
全都是空气




今日留言

 你的眼中田甲是个怎样的人? 



在下面入选的优秀留言,我会拉你进入挖卖提微信群。

来源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NjUxNTI5Mw==&mid=2649978792&idx=1&sn=5c7758243604fc6e306227fc5265adcf&chksm=87c05c9ab0b7d58c9e16d9ed6d0cb4aa0f1ae59993d751c7e453f208121e8607ab8b0cb1ec35&scene=0&xtrack=1

本文发布于瞬matataki,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许志宏」上传发布,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瞬Matataki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喜欢就打赏Fan票吧~

avatar
0/500
评论0 打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