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中文

仙女电波 Vol. 1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March 25, 2019 – April 01, 2019 刊

本期编辑:岛娘、Aaryn

hackmd 编辑地址
Github 地址

仙女电波1.1.png

数据与增量 Data & Delta

基建 Infra

DAPP

行业洞察 Industry Insight 🔭

仙女电波12.png

火币 Prime

IEO (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 首次交易所发币这种募资方式随着币安重启 Launchpad 而被各大交易所相继效仿并走红。火币推出火币 Prime, OKEx 推出 OK Jumpstart,连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trex 也宣布推出 IEO 平台。

火币 Prime 推出的第一个 IEO 项目就是 TOP Network 的代币 TOP。TOP 的发行分三轮,发行价格分别是第一轮:1 TOP=0.000708 HT; 第二轮:1 TOP=0.000852 HT; 第三轮:1 TOP=0.001020 HT (基于2.500 USD 的 HT 价格)。

TOP 到底有多火呢?在上线前的几个小时内,朋友圈疯狂转发的图片可见一斑了。

有穿着美团衣服坐地上抢TOP的外卖大哥:

仙女电波13.jpeg

有开满火币页面的高端网吧:

仙女电波14.jpeg

看这架势,就不难理解为什么 TOP 上线被称作币圈双十一了!韭菜们都沸腾了!

第一轮 3 亿枚 TOP 在 1 秒内全部抢购一空。可从文章《火币 IEO 开盘,韭菜甚多》一文中感受到韭菜们想入场却抢不到的无奈。真的比春节回家的火车票都难抢!!!

火币 Prime 完成首期项目 TOP Network 上线,共计 15 亿个TOP,在三轮限价期中平均下单成功时间1秒,撮合成功时间分别是7秒、5秒、7秒。全球共计13万余人参与限价期交易,实际购得人数3764人,“中签率”仅为 2%。Prime 二期项目将于新加坡时间4月16日(GMT+8)正式上线交易。- 《火币Prime首期项目TOP Network完成上线,13万人参与

[本体糖果盒子] (https://candy.ont.io/)也针对 TOP 搞了送糖果的活动。我们十分开心的看到 7 万人同时在线疯抢糖果的盛况。糖果盒子目前已经送出 18,700,000 个 TOP 糖果了,《火爆继续!0.8秒抢光,7万人在线的本体&Candy Box糖果盒惊喜不断!》,活动会持续到 4 月底,没抢到 TOP 的朋友们可以继续参与活动领 TOP。

IEO 这种模式是否能长久?

3月26日 TOP 开盘价格暴涨27.7倍,这不禁引起我们的思索,TOP 价格暴涨的原因是 TOP Network 项目本身的优质吗?诚然 TOP 本身是个优质的项目,但它并不足以支撑起27倍的涨幅。是 IEO 的火热,以及各大交易所的推波助澜,TOP 才获此成绩。

我们冷静的分析一下,便可以发现 IEO 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法,早在去年,一些中型的交易所如 Cobinhood 便已经免交易手续费,开始以首次代币发行的上币费为生。很多基于公链的 DAPP 项目也是一发币便可在去中心化交易所里流通。

IEO 交易火爆的火爆是否会像 Fcoin 的交易挖矿一样落幕?很明显,因为 IEO 的热度,无论是币安 Launchpad 还是 Huobi Prime 上线的项目,上线后的价格都已远超实际,当泡沫破灭热度下来之后,项目价格难免会回落到其真实价格。但无论 IEO 的项目未来发展如何,这波操作都为头部交易所带来了更多的流量和用户,让市场占有率不高的中小交易所的生存状态更加艰难。

996/ICU 运动

仙女电波15.jpeg

996/ICU 项目持续发酵,截止发稿时为止 star 数已超十万,并已在 Github Trending 排行榜连续多天位列第一。除了国内的媒体[3][4],海外媒体也开始陆续报道[5],就连 Python 之父 @gvanrossum加入声援。有人认为 996/ICU 运动代表着码农们劳工意识的觉醒,但也有人担忧这一项运动也有可能和她的前辈们一样,未必能达到她预想之目的。还有人提出创造 996/ICU Lience 的方法,虽然也饱受争议,但是也不失为一种反击。

受争议的 996/ICU Licence

补充.png
—— Python 之父 Guido van Rossum

需要说明一下,我个人强烈反对和谴责 996,但是同时我也反对在开源项目许可证中包含 discriminatory clause(禁止部分用户使用的条款),或是利用开源项目做任何形式的政治博弈。我个人有个人的看法,但项目是中立的。Vue 的许可证不会禁止任何人使用,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996 的问题根源在于某些法律的 enforceability,至于为啥 enforce 不了我就不说太多了。
—— Vuejs 作者 尤雨溪

996 本来就是违反劳动法第四十一条的。不知道谁想出用开源协议去约束违法公司。人家违法都敢了,还怕违约?这个协议涉及基本劳权,和各国法律耦合程度那么高,GPL 光适配个美国法律就那么长了,你这协议怎么起草。和其他协议兼容性那么差,你怎么推广?退一万步讲,用破坏生产资料来伸张劳权和卢德运动有什么区别。还把这包装成社会主义运动,马克思都笑掉大牙了。

我需要讲清楚的是,个人是非常支持 996 ICU 这个项目的。当一个软件公司和你谈 996 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轻描淡写地过去;当我们说到某些大厂是 996 的时候,甚至会说他们很狼性。但这不是狼性,这是触犯我国《劳动法》规定的违法行为。但问题的主要矛盾落在法律的执行层面上。如果我们利用一个网站,能扩大事情的影响,这就是施压的一个非常有效的形式。

我所不满的部分仅限于利用开源协议投毒,来试图遏制 996 的这个作法。理由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做法低效。因为 996 是违法的,这种与现行法律高度的耦合使得我们需要利用协议来遏制违法的目的与认定违法本身先后关系是冲突的。至于我们能否利用这一协议来绕过归属权问题利用大厂的海外办公机构来起诉他们的违法行为呢?在有基本劳权概念的国家,996 几乎都是违法的。在我所理解的范围内,我觉得单靠一个新协议就能达成这一目的的可实施性很低。当然我不是法律方面的专家,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有更多人来参与这个问题的讨论。

但如果说,推行这一开源协议的本身,只是通过持续制造事件来扩大影响,单从这一点上我是支持的。但从目前协议讨论的粗略方向看,这和已经被实践过的许多失败的劳权运动太像了,如果指望这一协议来颠覆行业本身,我是持悲观态度的。

站在我对软件行业的看法来说,软件行业本就不该是一个依赖工作时间的行业。你的工作量和你的代码行数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把你逼在一个地方 12 个小时,你的产出效率事实上很可能是很低的。996 这件事本身不单单是法律问题,不单单是伤害员工身体的问题,更是这个行业对人效基本概念的误解。

在急着扣革命与反革命帽子之前,我们不妨想一想。比起劳力密集的行业,如果可能,软件行业可能是最容易让资方妥协的行业。但劳资纠纷,劳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弱势方。如果我们对方法不加选择,那么就很容易拖入不利的口水战。当然如果可以持续曝光,不消除话题的热度是短期内非常重要的。但从长期来看,像是这个项目里在公共领域维护一个黑企业名单之类,对于让这一目标长期坚持下去,则是最好的持续动力。

996 是一个劳方资方和政府共同参与的非常复杂的问题。要解决它,又要有魄力,也要有理智和坚持。道阻且长。

我想举一下 2017 年台湾劳基法修法的例子。台湾劳工过劳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在 2016 年大选时,民进党政府的一个重要政见就是劳工政策。但是当 2017 年一例一休修法通过后巨大的资方反弹,竟然能逼迫菜政府二次修法,再把它改回去。这单单是政府的无能吗?政府是要恰饭的,税收都是这些公司贡献上来的。

在对劳权立法的国家中 996 几乎都是违法的,那么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一定是政府不想,而是对经济的考虑。如果我们能让每个人都知道,软件行业以及很多技术驱动的行业和流水线不一样,产能和工作时间的关系不是线性的,996 带来的坏处远大于益处,才能打消对执法的顾虑,甚至让公司不再考虑这种方法。

虽然这个办法听起来特别怪异,明明是对的事情不去做,还要我们去解释,但从可行性上,我觉得是有一定必要的。但也可能我脑袋不太好,如果有什么好办法,也欢迎大家讨论。
—— Midori 的作者 Delton Ding

仙女电波16.jpeg

岛娘认为应该采取更加具有建设性的做法 —— 要么直接离职自己去开一家不需要用 996 的公司来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证明在中国 IT 公司不需要 996 也可以健康的生存,要么投身到 Fright for Open Source Sustainability 的伟大建设中去。连 996/ICU 本身的合理性都存疑,所以自然更加反对所谓的 996/ICU Licence 了。

996/ICU 与囚徒困境

另一些知乎上的回答也讨论了这个问题与博弈论中的经典命题 囚徒困境 (The Prisoner’s Dilemma) 之间的联系。

说个自己的经历。初中的时候,体育课练习跑操,就是一群人要严格步伐一致,跑不好体育课就一直跑,有时跑个7、8圈。我当时是体育委员,所有人都抱怨,然后要我出头,我当时也是一肚子火,其他人都说只要我带头,绝对支持我。然后跑完之后,体育老师说不整齐,重跑。我没动,说大家都累了,很难整齐。老师说,谁不想跑可以举手,之后体育课都不用跑了(具体语气可以自行想象,类似于班主任对你说不想读书就回去别读了)。然后,全班就我一个人举了手,那些抱怨得最凶的一群人,说绝对讲义气的一群人,屁都不敢放。最后结果就是我和这个体育老师接下梁子,每次体育课我都自由活动。(爽还是爽,就是必须和他打交道时从来没有好脸色)。所以为什么不看好这次行动,10000人star这个项目,9999个人都在见风使舵,公司随便开两个人其他人就老实了。真正需要用牺牲自己的利益来维权时,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毕竟初中发生的这类事,我经历了两次。还是说,这届程序员是带过最好的一届?能够设计一个优良的算法解除囚徒困境?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7722302/answer/634357344

这是一个囚徒困境。如果大家都抵制加班,那么经过一段时间斗争,所有劳动者都会获得更好的劳动协议和工作环境。但是当大家抵制加班的时候,有个别喜欢奋斗的勤粪小伙伴,自觉主动加班,这样他们能获得更好的收入以及更多的上升机会。而他抵制加班的同事,可能只有面临失业了。陷于这样囚徒困境中的小伙伴,无论他的同事是否加班,主动加班都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好处。所以勤粪青年们就纷纷选择加班啦。囚徒困境一旦形成,从参与的个体角度是完全无法突围的,只能依靠外在的强制力量来打破这个平衡。这个场景下就是国家劳动部门执法以及劳动仲裁的大量胜例。但是这可能吗?所以不要总简单的把责任都甩给奋斗逼们,他们也不过是在这个囚徒困境中做出了理性个体会做的选择而已。要不想成为奋斗逼,还所有一个办法,有能力的小伙伴可以尝试跳出这个环境,这里就不展开了。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6516006/answer/634512770

最近 Aaron Swartz 的亲密战友,Ethereum 基金会的研究员 Virgil Griffith 刚好也撰写了一篇文章 Ethereum is game-changing technology, literally 来阐述区块链和博弈论之间的联系。文章中描述了几种可能的场景来阐述为什么 “Ethereum is an unprecedented arena for playing cooperative games.”,其中就包括了 囚徒困境 (The Prisoner’s Dilemma)猎鹿赛局 (The Stag Hunt)胆小鬼博弈 (The Chicken Game) 以及其他情形 (Warping Other Players’ Games)。

仙女电波17.jpeg

“Technology must be used to liberate the individual.”
「科技必须用以给予个体自由。」

正如纪录片 The Rise and Rise of Bitcoin 中开篇所提到的那样,比特币创立之初的初衷就是为了争取人类的自由。岛娘也曾在多次在各种会议上提到区块链技术会是一个 game-changing technology,可以改善人类社会生产关系的技术,使得未来大规模的人类协作成为可能。而如何用区块链在为公共财产和开源项目创造更加良好的激励机制,只是上面提到的框架中的一种特例。

关于这一点可以阅读 Gitcoin 的几位合伙人的系列文章:

GDC 2019

密码朋克 Cypherpunk 💻

图灵奖

03 月 27 日,Geoffrey Hinton、Yann LeCun 和 Yoshua Bengio 被正式授予 计算机科学界的最高荣誉 —— ACM 图灵奖。三位很早就已经是自己领域教父和大师级别的人物了。

Geoffrey Hinton,多伦多大学的名誉大学教授,谷歌副总裁兼工程研究员,Vector Institute 的首席科学顾问。Hinton 最重要的贡献来自他的三篇 Paper。

Yann LeCun,纽约大学教授,同时也是 Facebook 的副总裁和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Yann LeCun 的代表贡献之一是卷积神经网络。

Yoshua Bengio,蒙特利尔大学教授,魁北克人工智能研究所 Mila 科学主任,与 Ian Goodfellow、Aaron Courville 合著的《深度学习》一直是这个领域的经典教材(因为封面是一副用魔改的 Google DeepDream 算法生成的纽约中央公园的杜鹃小径(Dreamscape: Azalea Walk, Central Park, NYC),所以该书又被称为“花书”)。Bengio 的主要贡献是在 1990 年代发明的 Probabilistic models of sequences。

(岛娘:我在人家作出图灵奖成就的年龄,就已经有和图灵奖得主的 合照 了!)

有趣的是,早在 2016 年 03 月,知乎上就曾出现过一篇 神寓言,而下面大部分的回答都是 —— “不能”。这些回答不少出自一些机器学习从业者和研究人员,有些理由也不无道理。遗憾的是,一些优秀的回答在被打脸之后选择了删帖来避免尴尬。不过好在我们还可以通过 Internet Web Archive 来进行 考古

这可能与近年来深度学习炙手可热,特别是 2016 年 AlphaGo 击败李世乭,紧接着第二年在 乌镇围棋峰会 上击败柯洁。2019 年又进化成 AlphaStar 击败 Team Liquid[6]。隔壁 Open AI 也不甘示弱,2017 年在 TI7 表演了 1v1 中单 Solo,2018 年 TI8 中就已经可以 5v5 了。大老师也成为直播中经常会参考的数据。人工智能确实已经深入持续的开始影响到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柯洁也在与 AlphaGo 对决后似乎打通了任督二脉,连续 22 连胜时,自己就表示 “AlphaGo 对自己的启发非常大,因为我现在的招法基本上就是向它学习”。

就连正在举办的 2019 ICPC World Final 中,也增加了 Neural Network Challenge

于是,我们不禁要问一个对偶的问题,Satoshi Nakamoto、Vitalik Buterin 或 Zooko Wilcox 能得图灵奖吗?

BLS 签名

Taipei Ethereum Meetup 的 Chih-Cheng Liang 在本周三晚上主持了另一场活动 —— Diode & BLS Signature Meetup,Peter Lai 与 Dominic 介绍了 Diode 在 IoT 与区块链结合的分享,而 Chih-Cheng Liang 则介绍了 BLS 签名。两段简报和视频整理如下:

Slide:Blockchains for Decentralized PKI on IoT Devices | BLS Signatures
Stream: Making IoT more SECURE with Blockchain | BLS Signatures

RSA 签名 一样,BLS 签名 也是发明人名字的缩写。BLS 签名最大的特性是可以将 O(n) 个签名加起来然后用 O(1) 的时间进行验证。以目前的 Ethereum 为例,Casper 中的 validators 数量约为 30 万计,而每一个 finality 都需要 2/3 的节点做投票,光是验证这些签名,可能就会花掉一天的时间,这也是目前 Casper 所面临的瓶颈之一。Ethereum 的研究院 Justin Drake 去年提出了这个方案[7][8],关于 BLS 签名的详细介绍也可以参考 BLS signatures: better than Schnorr 一文。

爱、杀、机器人 ❤️💀🤖️

Love, death and robots, watch on netflix.
今天你看了么?

仙女电波18.png

即将到来 Upcoming

仙女电波19.png

[04 月 08~10 日] EDCON 黑客松,14500$ Hackathon

EDCON 2019 (全球以太坊社区发展峰会)将于 04 月 08 日至 13 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举行。本届峰会持续一周,主要包含 EDCON HACK 黑客松(04 月 08 日至 10 日)、 主分会场演讲(04 月 11 日至 13 日)以及会后派对(暂定)等。EDCON HACK 是一个为期三天的黑客松,除了总计 14500 美元的奖金之外,为了鼓励开发者的参与和创新,EDCON 会务组还将为所有黑客松参赛者提供免费门票,用于参与后续的主分会场演讲。

[04 月 15~30 日] The Ethereal Hackathon,25000$, Hackathon

Gitcoin 是一家旨在 Build OSS Sustainability 的由以太坊驱动的线上协作社区。这将会是 Gitcoin 举办的首场线上 Hackathon,除了优胜奖金之外,主办方还会给最终实现并上线的产品提供额外的资助,协办方包括但不限于 Microsoft, ConsenSys Labs, MythX。岛娘的朋友圈已经都在组队了,快来召集你的好友一起参加吧!

[04 月 13~15 日] EOS WORLD EXPO 2019 EXPO

EOS World Expo 2019 将于下个中旬在三藩举行,作为一个 EOS Only 的 Event,从 议程 上来看,这个活动会 Share 很多 EOS only 的 Insight,这些话题在其他公链上可是不多见的哦。

仙女电波,关注宇宙人与赛博空间。投稿与订阅,请发送邮件到 newsletter@andoromeda.io 或在 Github 下提交 pr,祝有好收获。


  1. Mastering Bitcoin 2nd Edition - Programming the Open Blockchain, Github》中译 ↩︎

  2. Mastering Ethereum, by Andreas M. Antonopoulos, Gavin Wood, Github ↩︎

  3. 程序员不能忍996了!没有X生活,生病ICU,发起抗议网站,GitHub一小时破千星 ↩︎

  4. 用代码抗议996加班:集结在github上的程序员,正在进行一场社会实验 ↩︎

  5. ‘Developers’ lives matter’ – Chinese software engineers use Github to protest against the country’s 996 work schedule ↩︎

  6. Game highlights of AlphaStar versus Team Liquid’s TLO and MaNa ↩︎

  7. The Ethereum Sharding Meeting #2 - Berlin 5. BLS aggregation by Vitalik Buterin and Justin Drake ↩︎

  8. Ethereum Casper  —  認識 BLS signature ↩︎

本文发布于瞬matataki,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仙女座科技」上传发布,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瞬Matataki立场,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收藏
引用
分享
推荐
不推荐
0/500
5积分/条

评论 0

notContent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