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cover

普通绝望茶会·一

A

在2020年3月29日的时候,名为地球的行星上,一共有三个人知道世界将在三个月后毁灭:一个(普通)女子高中生,另一个(自认为)女子高中生,以及第三个(奇怪的)女子高中生。在无能为力的世界里,她们继续着最后三个月的,平静日常。
“六月三十一日,我们都将化作星尘。”

今天在从超市回家的路上,我见到了两条龙。它们正在和一个克苏鲁打架。

高速路上的车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川流不息。克苏鲁扇动的云朵化作漫天风雪落在挡风玻璃上,被来回穿梭着的雨刮器抹掉。

我点击发送,仍旧运作的电网将信息送往遥远的东方。

学校停课已经第三个星期了。大家都说是因为某种传染性很强的新型病毒,但是我知道根本没有病毒。

那根本是一种普通人眼看不见的影子,能钻进人的肺里去,挥动镰刀将一切都砍得乱七八糟,直到再也没办法呼吸为止。可是人们看不见,他们只觉得那是传染病,就像他们看不见克苏鲁也看不见龙,只能看见从天上落下的雪。

还有两天就要到四月份了却还在下雪。大家都希望冬天能快点过去,但是只有我知道一只雪精灵劫持了东海岸的云朵,这样,春天就永远不会到来了。

世界的表层上的裂痕越来越大,像是漩涡边缘旋转着的小小的蓝色玻璃球,距离中心越来越近,即将落入深渊中,然后一切都被撕裂。不可描述的伟大存在站在漩涡边缘,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饶有趣味的注视着什么也无法看见的普通人,觉得一切很快都会过去,我们还能回到正常的世界里。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三个,都很清楚这一点。

人和人能看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新英格兰上空的雪精灵,在纽约的小岛就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但我却要费一番功夫,可能是因为我的眼睛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好了吧。小月更是能隔着半个地球看见太平洋里的海龙,我是肯定做不到的。

但我已经能看见普通人无法看见的东西了。那些拿着镰刀的影子,天空中的巨龙和邪神,以及我们正缓缓落入的漩涡,世界屏障上渐渐扩大的裂痕。我们三个好像长着不一样的眼睛,能在茫茫的信息之海中互相发现,能看见遥远苍穹上无形的幻象。——至少许多年来,我们都以为那只是幻象。

谁知道呢……

小月已经去睡了。岛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寒冷的午后,我一个人坐在茶会小屋安静的房间里,写着奇怪的文字。

对于未来,就算能看见不同的东西,却谁也说不清楚。世界屏障的崩溃在加速么?我看不清。用纸笔和脑袋运算,算出来的却是一个不存在的日期。

六月三十一日,可是,六月只有三十天。

也许那一天,我们都会变成星星。

也许不会。

叹了口气,我停下了笔。

——可就算是这样,好像生活却还必须继续。毕竟,距离世界毁灭还有三个月呢。

于是,在互联网的角落里,有了这个小小的,没有太多人知道的房间。角落里放着茶壶,雕刻精致的桌子上铺着绸缎,我们安静的坐在这里,在已经隔绝的,开始不可避免的变得更坏的世界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进行着最后的茶会。

在最后一刻来临之前,总而言之,我们仍旧不得不努力好好的活着。

This article was posted on 瞬matataki, This article uses Knowledge Sharing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protocol Please follow the agreement to reprint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was uploaded and published by the user "硝酸铜", and the content is the author's independent opinion. It does not represent the position of 瞬Matataki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Please be cautious.

lock

解锁 edit permissions

You have fulfilled the following unlock conditions

If you like, get a Fan ticket~

avatar
0/500
Comment0 Rewar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