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cover

普通绝望茶会·二

A

在2020年3月29日的时候,名为地球的行星上,一共有三个人知道世界将在三个月后毁灭:一个(普通)女子高中生,另一个(自认为)女子高中生,以及第三个(奇怪的)女子高中生。在无能为力的世界里,她们继续着最后三个月的,平静日常。
“六月三十一日,我们都将化作星尘。”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我们三个都试过了,只是,仍旧无能为力。

一个接一个的,我们曾经带着小小的刀飞向天空,像是骑马斩向风车的唐吉诃德。风雨环绕着裙摆形成撕裂声音的涡流,信息团在世界边界的爆破声有如静默中的心跳,世界障壁上巨大的裂痕被进一步撕开,发出如同整条钢铁被扭曲一般尖锐刺耳的沉重声音。

我们拼命的顶着刀片一样的风雨睁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砍向那些看不见的怪物,杀完了龙杀克苏鲁,杀完了克苏鲁杀外星人。人们看着对着空气奋战的我们觉得有如陷进了谵妄的深井,越坠越深,直到深不见底。

最后我们什么也没能做到。天空中只有色彩的怪物们带着嘲笑的眼神看着三个败退的小小人影。它们挥挥手就将我们打入深渊,痛苦的长矛直直的穿入心脏。我的眼睛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得不好的。

已经变得衰弱的双目没有及时发现,不知不觉间,她来了。

我们能看见这一切,应该也能够活下来。能见到裂开后的世界,能在碎片里生存下去。

你看,我把自己都p到了《这是我的战争》的游戏界面上了。

岛突然的,从虚无中浮现在空气中,抿了一口茶。

她是那个安静的,淡然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子。

有着不容易被常人理解的感情。

要是你想,我也能把你的脸放上去。

不要。

你倒是可以把月p到旁边,她会很高兴的。谁都知道她喜欢你。

我举起写字板,让上面的文字挡住自己的嘴。

唔。好啊。

万事皆允。

我缩成一团,遥遥的望了一眼窗外。

洁净而平静的天空上,巨大的漆黑的裂痕,通向深渊。

自己稍微停顿了一小会。

岛岛会选择活下去么?

当然。大不了在废墟中重建文明。

真好啊。

我就缺乏那样的勇气。六月份到来的时候,还是死掉算了吧。死在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夏天。多希望那时候能下一场雨,我就那样,穿着最喜欢的衣服,化作六月的最后一场雨……然后陪在大家的身边。

世界末日会下雨么?

不都是那么演的,会下吧。

也可能会下雪。

哦,对。

忘记了头顶的那只雪精灵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其实下雨还是下雪也不重要了。

所有的重元素都是恒星里的聚变产生的。终有一天,地球会被膨胀的太阳吞没。

我们都是星星的尘埃,终有一天能在星星的王国再度相会。所谓的生命,所谓的羁绊,都只不过是一场短暂的旅行。

怎么一股人类补完计划的味道。

岛嘟哝着说。她缓缓的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轻柔的裙摆晃动着来到我的身边。

那女孩伸手碰了碰遮盖我右眼的眼罩。意图揭开,可又不敢。纤细的手指在脸颊边来回舞动,凉凉的。

你眼睛还痛么?

好些了。

我漫不经心的回答。

如果你想,可以揭开来看看啊。

岛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凑近来,用冰凉的手指慢慢的揭开遮盖在我右眼上的封印。

我注视着她咬着嘴唇的认真神情突然一变,瞳孔里倒映着的仿佛什么直击灵魂的恐怖事物,岛惊叫一声,向后跌倒在地板上。眼罩随着她一起飘落。

铜,你的眼睛……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镜子,去看那镜中的自己。

恐怖的战栗在一瞬间爬满全身。我僵硬着坐在原地,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

那不是我的眼睛。那是什么不知名的,看一眼就会死的怪物在通过我的眼睛,用那镜子,向我凝视。

因为曾被从天而降的火焰之矛贯穿的残破右眼,此刻灿如黄金。

This article was posted on 瞬matataki, This article uses Knowledge Sharing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protocol Please follow the agreement to reprint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was uploaded and published by the user "硝酸铜", and the content is the author's independent opinion. It does not represent the position of 瞬Matataki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Please be cautious.

If you like, get a Fan ticket~

avatar
0/500
Comment0 Rewar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