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cover

讨论存档|Disco Elysium 极乐迪斯科 专题 | 茶话记录 No.1

A

一时起兴的群里聊天被人总结,总该是一件比较愉快的事,有空自己这边也是会单独发文谈谈感想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70f7b6daf7cebb87386c44eafaf58b02.jpeg

茶话会简介

=========

4月3日 星期六 晚上20:00-21:30

FDU星丛游研茶话会群 975132879

主题:极乐迪斯科 Disco Elysium

话题发起人:Prologos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478d654576dbe89f7fd583a1ae433c0e.jpeg

世界观参考与推荐阅读

=========

《极乐迪斯科》世界观笔记  HeartRouge

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26786

《极乐迪斯科》与齐泽克  鱼丝粥

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22342

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22533

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23596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0ef659f75fccef21d29b43335d525bc7.jpeg

《极乐迪斯科》:一场流动的盛宴

——Prologos

=========

正如ZAUM制作组本身所说:“……瑞瓦肖这个城市里面,也就是《极乐迪斯科》故事开始的地方。这个大都会经历了不同阶段的洗礼,从王室倒台,到革命失败。而现在,这里被所谓的国外自由市场联盟控制。民众在贫穷中艰难求生,在形态各异的政治观点碰撞中迷失自我。这里绝非乐土,但我们却再也熟悉不过——这不就是东欧曾经或者正在经历着的么……”

瑞瓦肖是一个“现代”正在分娩的地方——“现代”的分娩伴随了剧烈的阵痛。启蒙与革命,知识分子与大众,精英与底层,个人与民族国家,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本土与西方文化,传统与现代,政党与独立精神,科学主义与人文理想,艺术、美学与政治,城市与乡村,女权与男性中心主义,诸如此类的矛盾纠结在一起,此起彼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话语场域。

“革命”一度打败了现代主义,赤潮席卷了瑞瓦肖。历史的震荡还在观念层面持续,革命话语开始出现裂缝甚至局部崩塌——现代主义卷土重来。现代主义释放出了一个尘封已久的、同时又令人尴尬的概念:个人主义。个人主义的出现顽强地揭示了盲点的存在。现代主义对于内心意识的局部放大证明了“个人”的不可化约。

在瑞瓦肖这个意识形态交错的地区,没有固定的、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思想,这也意味着人们面临着无根基的自由。你可以用你想的方式阐释现实世界,立足于现实,正视无意义的荒谬,用强大的生命本能跳迪斯科。

游戏中有四个相当重要的、拥有隐喻的意象:吊人、德洛莉丝·戴、竹节虫和灰域。关于灰域的哲学解读与齐泽克的理论有关,关于哲学我能力有限,同时很多大佬已经对其做出了解释,我应该会在最后稍稍提一下自己对灰域的理解,顺便把有关齐泽克解读的一些文章地址放给大家。

而关于前三个意象,吊人、德洛莉丝·戴和竹节虫,我个人认为本质上这些都是主人公哈里“自我”的不同方面的体现——也就是“现代”这一蜕变阵痛中带来的“自我”或者说“个人”——游戏本身就是重塑、重新认识自我的一个过程(你可以选择接受不同的思想……类似这样),包括游戏最后结束的时候金警官会对你做出一个统一的评价,让玩家在游戏结束的时候恍然大悟——我原来是这样的警探啊。

吊人是哈里的直接投射。游戏中甚至直接把吊人换成了哈里的形象——一个吊死在迪斯科球下的警探。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2ee0113e1b30a75160ec1c90d2641706.png

而和吊人的诸多对话中有也能看出这种暗示:哈里在和自己本身对话。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16f5dc2c88e0caeb5a4a8eb9d7bdc29e.png

比如说这里,哈里询问吊人是谁杀了你,吊人回答:是爱情。其实结合结合剧情来看吊人的回答并没有错,某种程度上他确实是为那位迪斯科女郎而死——但是反观哈里,他*失去*了他的妻子,并因此从一位明星般的双重荣誉警督变成了个失去记忆、嗑药、拿酒当水喝的——我们玩家所操控的这位警官。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9d21bc7fd353f725f8565a7f461f25df.png

还有这里,我让你想起了谁吗?——我自己,在浴室镜中的模样。

哈里与吊人的对话是有魔幻色彩在的——好吧,在这个游戏里面无处不在,那位在集装箱里游览世界的超级大富豪、你的思维阁、恐怖领带等等……我个人认为哈里和吊人的对话是审视那个已经被爱情杀死的*旧日的*自己……毕竟他失忆了,通过这种有点玄乎的潜意识的方式来和曾经的自己对话。

同时这也反映出哈里的两种*回忆模式*:象征性的、寄托性的回忆和碎片化的无意识回忆。前者具体到游戏中指的是吊人和德洛莉丝·黛。吊人是他旧日自己的象征。他们拥有许多共同之处:强大的雇佣兵——一位辞职的体育老师、被爱情杀死的自己、因为时间造成的腐烂的臃肿面容和被酒精与思必得腌入味儿了的、泡发的身体。

而德洛莉丝·黛,除了无罪女王之外,她在游戏中最鲜明的指向便是哈里的妻子:朵拉·英格伦德。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05b497a15a8885d2db941d880838f718.png

朵拉以无罪女王的象征性形象出现在哈里的梦中,证明哈里心中那个*旧日*的朵拉就像历史上的无罪女王——人道主义、圣洁、柔软、温暖,甚至有点神化的意味在。极乐一词在游戏中表示对无罪女王时代的爱慕,但是德洛莉丝已经逝去,在游戏中,除了人们口中的历史和书店里的介绍书籍,她只存在于破败教堂的壁画和哈里的梦里。

而迪斯科——你可以帮助几个青年在教堂里开个派对,就在德洛莉丝壁画的面前。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28866fd6e80223883f4999c34d637596.png

同时,哈里对妻子的回忆也是碎片化的。比如在你整理你的档案时看到的那张朵拉写的便签、你在看到电话亭拨打号码时下意识地记起了她的号码。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486b04dfa3b0e6e717d697c8eb407cc1.png

哈里自我凭借回忆的方式追寻失去的时间,从这种角度来说,极乐迪斯科也可以说是回溯性的叙事,玩家跟着主角回溯自己的记忆……有点像异域镇魂曲。回忆在这里是把握过去的方式、构建此在的方式和确证自我的方式,或者说是主体得救的方式。所以我的感觉是除了鲜明的政治隐喻来折射人与社会(也就是那些主义们)的关系,更多地也讨论到了人与自身的关系。

哈里在过去这面镜子里重现了自我确证的镜像,他是生活在*旧日*中的人。在时间的三个向度中,哈里在过去的维度里一醉不起。

但是哈里也在现代这个维度中抛下了船锚——竹节虫。竹节虫并不是纯粹的幻想,金警官也能看到它。但是真正意义上和竹节虫发生了对话的只有哈里。竹节虫存在于逃兵生活的那座小岛上,根据对话我们可以得知,竹节虫已经和逃兵共存几十年了,竹节虫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逃兵的精神。

逃兵是大革命的残留,与马丁内斯的众人格格不入——他停留在了上个世纪。他被历史抛下,是康米主义的幽灵。就像《共产主义宣言》里面那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而竹节虫,我本来想把它解读为更个人化的东西,但是竹节虫在和哈里对话的过程中提到了这一句: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e76f551972b7220151a1ade83c0bf725.png

她是个资产阶级。所以我想竹节虫也许是哈里“个体”和社会的交界点。竹节虫如幽灵一般游荡,几乎从来没有被人发现,正如那个逃兵。某种程度上,竹节虫在象征意义上可以算作是哈里自己(因为竹节虫告诉他你已经准备好离开朵拉)和康米主义、以及过去大革命(和逃兵的相似性)那段历史的一个融合造物。哈里在追寻记忆以及破案的途中解除了康米主义,竹节虫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告诉他你已经可以离开朵拉了 ,可以告别那个*旧日的*自己——实际上是哈里自己在告诉自己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就像金警官说的那样,日出,帕拉贝伦,你做好准备了。

https://ssimg.frontenduse.top/image/2021/04/08/c20146586d081b0a268bc7d6987d1ca9.png

最后,我想用这句话来结束。《极乐迪斯科》是一场流动的盛宴,只要你玩过,总有一天会回到你身边——好吧,有点像个游荡的幽灵。


游戏基调

=========

Dewangsky

我其实个人觉得他们还是写生活更多,他们的视角比他们的架构更加珍贵。有经历的人才能写出这种东西,只不过艺术化了。所以我更愿意觉得这游戏是苏联亡国三十年回顾。

当然人更喜欢讨论这种刻板的政治要素,它其实可能是一种街头政治时期的残留和伤痕。

东欧伤痕文学,当然也夹杂了更多个人视角的。逃避,迷茫,还有迷醉,这就看你能看到什么了。


- Paradogs

我觉得与其说是旧时代的挽歌,倒不如说是一种追忆吧。怀旧 nostalgia。

在上岛之前如果选择放歌的话,会放那首 Burn, baby, burn 在这首歌的结尾会有一句非常哀伤悠长的 disco infernal。这是一个quote 来自经典disco舞曲 disco infernal,burn,baby,burn是disco infernal里的一句歌词。如果两个对比的听的话会有一种特别奇妙的哀伤。


Lee

我有个比喻是,衰败城市街角里若有若无的醉汉气息,整个游戏调性醉醺醺的。


原味咕咕鸡

宿醉&迪斯科是这个游戏的基调,反正我认为,感性线拉满,然后喝两杯以后玩,最适合这个游戏体验。


结局讨论

=========

Lee

很多人觉得结局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震撼”,但我觉得竹节虫在这落脚可能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了。

比《广告狂人》那种,主角最后直面了自己的issue,获得重生,拍出了各个族裔大融合的可口可乐广告片那种现在左派的常见叙事,我觉得竹节虫能引入很多超越性的,令人遐想的指向。我见过有人说竹节虫损害了作品的现实主义调性,但问题是极乐disco本身就是具有幻想题材要素的呀。


原味咕咕鸡

虽然已经是怀旧,但自己已经从过去,失恋,浑噩如烂泥中走了出来。尽管艰难,但自己也做出了一点点改变世界的事——让街道变好,街道的人充满敬意向你打招呼。

竹节虫既是一种希望,也是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显现,包括最后那张伸手追向竹节虫的图片。


Lee

我第一遍时候觉得离开岛的尾声多余,作品在高潮结束更好。但后来很喜欢尾声那种“日子还得过”、“这就是生活本身”的感觉。


- Paradogs

但同时主角最后能改变的东西也非常少。他不能像神界原罪这种CRPG的主人公一样,跨过大海拯救世界。他能做的只是在小小的范围里做出一些微弱的改编。

很多人说竹节虫是康米主义的意象,其实我倒觉得它是每个人追求的那个美好愿景的意象。


Dewangsky

我觉得他们其实对嘴炮政治可能态度不是特别积极,说了这么多,这个国家还是这个鬼样子,没有主义的竹节虫反而更长久...


编辑 十文字

<mpprofile class="js_uneditable custom_select_card mp_profile_iframe" data-pluginname="mpprofile" data-id="MzkxMDIwNjg3Mg==" data-headimg="http://mmbiz.qpic.cn/mmbiz_png/ZWpM5uAMUnt9ZwwZjBMCJWslr68TXHicB1dBbRbTcyicibDQR6fx19ZvOIWicQMSGg6tkB87uLibicELJFiaxsd1mOqNA/0?wx_fmt=png" data-nickname="星丛现视研" data-signature="星丛现视研社团公众号,介绍社团、招新与成果展示平台。"></mpprofile>

来源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ycrIxEe56uJiu-gzxJSNbw

This article was posted on 瞬matataki,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was uploaded and published by the user "游牧的鼠人", and the content is the author's independent opinion. It does not represent the position of 瞬Matataki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investment advice. Please be cautious.

Loading...
Current price:
No price
Introduction

Nothing

Already held:

0

If you like, get a Fan ticket~

avatar
0/500
Comment0 Reward0